万人炸金花

两会最热的职教话题:高职扩招200万、职教法、师资“换血”、技术工人、职教本科等!

  • 2020.06.04
  • 公告通知
2020全国两会于5月22日正式拉开帷幕,在李克强总理作出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千方百计稳定和扩大就业。今明两年职业技能培训3500万人次以上,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使更多劳动者长技能、好就业。

职业教育作为热点话题之一,在两会正式开始前便受到了众多专家学者的青睐,看看代表委员、专家怎么说。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教育厅厅长葛道凯:加快修订职业教育法。“面对新的情况,已运行24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已不能完全适应职业教育改革发展要求。”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教育厅厅长葛道凯表示。
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的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近年来,国家对职业教育的发展尤为重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明两年高职院校再扩招200万人。
葛道凯认为,当前迫切需要对职业教育法加以系统性修改完善,形成相互协调、严谨配套的职业教育法律制度体系,为《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贯彻落实提供法律依据、规范与保障。
2019年12月,教育部在前期调研基础上,研究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葛道凯提出,希望在《修订草案》的基础上,对职业教育法修订进一步加大力度、加快步伐。从法律上明确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同等地位,理顺教育与人社等各行业部门、公办与民办职业教育等的关系,为职业教育改革创新提供制度保障;厘清职业教育法和高等教育法对应用型大学、高等职业本科院校、高等职业专科院校的调整边界等。
全国政协委员杨关林:完善激励政策让企业更多参与职业教育。“在推进产教融合上,要寻找到企业趋利性与学校公益性的平衡点,给予更多政策支持,才能更好地推动职业教育发展。”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上,住辽全国政协委员杨关林就完善职业教育校企合作制度,激发企业参与职业教育增加内生动力提交提案。
杨关林认为,当前,国家虽在职业院校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和文件,但受体制机制等多种因素限制,仍然存在“两张皮”问题,企业积极性不高、热情不足,承担职业教育社会责任的主动性不强。
“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积极性不高的原因,一是收益小,二是成本高。”杨关林认为,在目前的校企合作中,学校人才供给与技能培训还不能完全匹配企业需求,企业获得技术服务收益不高。同时,校企合作增加了企业成本,包括人力、物力和财力,如学生在实习过程中占用企业生产时间和设备、产生次品和废品等。因此,要实现校企深度合作,必须通过行政和教育的调节,包括法律法规的支持,实现企业功利性和学校公益性之间的平衡。
杨关林认为,在校企合作制度建设方面,目前缺乏通过市场机制盘活学校资源的具体操作办法,校企合作缺乏长效机制和实质性激励措施,已有政策操作难度大,很难调动企业的参与热情。因此,杨关林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应研究制定支持公办院校利用现有资源与企业开展深度合作,开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办学相关政策,提高职业院校办学自主权,激发企业参与的主动性。同时,进一步完善产教融合型企业的认证范围和条件,鼓励更多企业参与职业教育,并将其纳入产教融合型企业培育范围,使其享有相应的政策支持。

全国人大代表、中航工业陕西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赵平:职教专业在调整,师资“换血”应及时。
赵平告诉记者,从去年6月开始,他走访调研了不同类型的职业院校,发现一些院校师资配置不强、资金不到位、基础设施建设不足,培养出的学生素质不强。
他认为“没有先进的教学设施,怎么能培养出高水平技能人才?职业教育专业在动态调整,但新的专业在教学质量、评测体系、教学实践等方面还处于起步状态,师资‘换血’应及时,需要在实践中予以完善,也需要政府、职业院校、企业建立联动机制。
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渭南市副市长高洁:改进职业教育教师职称评定评价机制 建立薪酬激励机制。
高洁建议,在人才培养方面,一方面要打造支撑高质量发展的‘工匠之师’,在双师型教师的培训培养上扩大学校企业联合培养比重,改进职称评定的评价机制,建立薪酬激励机制,授予职业学校用人自主权,打造一支知识深厚、技术精湛、实践能力突出的专家型技能人才。另一方面要加快育人模式变革,推进行业企业参与人才培养全过程,积极改善高技能人才培养机制、就业环境、政策体系,加快特色专业职校品牌塑造,努力让每个学生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增强群众的认可度,营造良好的职教发展氛围。
全国人大代表、58同城CEO姚劲波准备提交三份书面建议,其中之一是希望强化政策激励,支持企业搭建线上职业教育平台。他表示,随着疫情防控形式好转,就业市场逐步复苏,节后十周求职需求已接近去年节后高峰。但诸多求职者的专业、技能仍与企业需求不完全匹配。
对于在线教育,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关于加快制定产业互联网国家战略壮大数字经济的建议》中提到,“在教育培训方面,鼓励名校名师、培训机构面向社会开展在线课堂,大力发展在线职业教育,帮扶各类重点群体提升业务技能,增加就业机会。”
全国政协委员、碧桂园董事会主席杨国强建议完善建筑机器人政策标准体系、大力发展海外农业、更好发挥职业教育对脱贫防返贫作用等多个领域。
住陕全国政协委员、渭南市副市长高洁在她递交的《关于深化职业教育改革 助力高质量发展的建议》中认为“按照4:6职普比要求,新建、改扩建一批高职学校,改制部分普通高中,以适应职业教育规模发展需求。响应新需求、善用新技术,进一步加快改革创新,优化职教传统专业,增设新兴专业,构建产教融合新机制。”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委员、湘西民族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江天亮希望国家能加大对民族地区教育和医疗卫生的投入,提高民族地区教育和医疗的质量和水平。
全国政协委员许玲认为在投入、办学条件、师资力量和校企合作等方面,各地区中等职业教育发展明显不均衡。她建议在全国层面建立中等职业教育标准体系,加大经费投入和保障力度,强化中等职业教育办学的督查督学力度。
广东省总商会副会长胡德兆提案聚焦完善产教融合治理体系,建议鼓励企业、行业协会等创新主体投入,推进职业教育与产业融合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佛山市技师学院装备制造系副主任杨珍提出关于加快建立健全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的资格认定标准和准入机制的建议。
成都市政协委员王有能建议:加快推进成都职业教育产教融合发展。一是尽快建立工作协作机制,统筹推进产教园区建设。二是尽快制定相关激励政策,助推招院引校工作。三是加大产教园区项目支持力度,解决园区建设用地、资金需求。
全国人大代表、湘西民族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江天亮:加大对民族地区的职业教育扶持。
江天亮接受采访时说:" 在我看来,职业教育对脱贫攻坚的作用更为直接。今年全国两会,我准备继续就加大对民族地区的职业教育扶持和人才培养进行呼吁。“他建议完善教育经费投入保障机制,加大国家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同时,健全东部与中西部学校交流体系,完善教师、学生互动学习机制。
全国人大代表丁照民说,自己是富奥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名焊工,因为是是一名工匠,因此,自己在这次两会上,特别关注技术工人的技能提升和职业教育。
丁照民说,目前,全国技能劳动者1.65亿人,高技能人才4791万,全国技术能手3000多人,国家级大师工作室领办人800多个,中华技能大奖获得者才260人,可以说,高技能领军人材是社会的奇缺资源。目前,只有央企和大型企业拥有这些资源,以此能快速有效的解决企业技术难题,而中小微企业遇到技术难题只能花大价钱四处找人解决,苦不堪言。
当前,中国机械工业企业管理协会牵头,为丁照民所在的行业组建了大国工匠分会,汇聚了全国各地的劳动模范和大国工匠,把劳模和工匠能力发挥出来,用工匠们的技能和特长服务于整个行业和全社会,不仅局限于一个公司,一个企业。推进师徒传承,让丁照民和同事们的绝活能夠让更多的人掌握,来奉献回报社会。
胡卫,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中华职业教育社副主任。教育、人社等部门可以职业教育法修订为契机,以高职扩招为抓手,遴选一批职业院校开展“职业高等学校”试点建设。整合学历教育和职业培训,从设置标准、招生考试、教育教学、毕业就业、评估标准等方面入手,全方位探索更具职业教育特点、有别于普通高等学校的“职业高等学校”新序列建设,推动整个职业教育向“类型教育”方向转变。
为加快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发挥高职院校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郑亚莉建议。一是以专业为试点,开设一批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专业,根据地方产业和高等职业教育发展实际,选择100个建设基础扎实、类型特色鲜明、行业产业亟须的专业作为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专业试点,授予高职院校独立的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专业点。
二是以学校为试点,升级一批本科层次职业教育学校,在遴选的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建设单位中,依据人才培养质量、学校办学水平、行业发展需求等方面选择20所左右高职院校升级为本科层次职业院校,发挥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的示范引领作用,彰显职教类型特色,优化高等教育结构。
三是以省市为试点,打造若干本科层次职业教育高地。
四是希望政府聚焦高职毕业生就业保障,进一步出台和完善相关专项立法,制定更便利、有效的就业宏观政策,尤其是高职毕业生的就业保障扶持政策。比如,对高职毕业生留本地城市就业给予与本科生一视同仁的就业扶持政策;政府牵头改革制度供给,帮助高职毕业生扫除公平、顺利就业过程中的就业歧视。
五是为促进高职毕业生就业,政府在扩大重点领域招聘中,建议扩大中小学教师、社区工作者、街道和村干部招聘岗位中的高职毕业生的招聘录取比例,让高职毕业生和其他高校毕业生一样有公平的就业机会,给高职生更公平的就业待遇。
全国人大代表杨金龙:建议实现学历证书与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互通衔接。杨金龙建议,教育部门和人社部门应该有效落实工作要求,明确学历证书与职业技能等级证书的互通衔接办法,制定工作计划和推进时间表,营造公平公正、多元包容的教育、就业环境。教育部门与人社部门共同完善职业教育招生制度,推动技工院校和中、高职院校按培养层次实现“统一招生政策、统一招生宣传、统一招生计划、统一招生代码、统一招生平台”。建议教育部门允许技工院校在保持办学体制、财政拨款渠道、办学模式、资产管理主体不变的前提下,作为中、高职院校序列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将技工院校毕业生信息纳入学信网统一查询。以此保持职业教育特色,提高职业教育吸引力,推动职业教育提质扩量,加强职业教育技能人才供给能力。